当前位置:孕宝国际助孕 > 助孕常识 >

不明原因不怀孕?选择哪种助孕方法前先看看这

发布日期:2020-01-06 文章作者:孕宝助孕

该专家共识拟定题目为“不明原因不孕症诊断与治疗中国专家共识”。该共识适用于不孕症诊治的医疗机构。共识的使用人群为实施不孕症诊治的医务工作者(包括临床医师、临床药师和护师)。共识的目标人群为不明原因不孕症夫妇。

 

本共识共包括10条推荐意见,主要有UI的定义与诊断标准、男性和女性不孕不育的标准诊断评估、UI与免疫因素、腹腔镜在UI诊断治疗中的作用、UI治疗等方面。

 

- 1 -

UI定义、诊断标准及流行病学

推荐意见

 

(1)UI定义:有规律、未避孕性生活至少1年,通过不孕因素的常规评估筛查(精液分析、输卵管通畅度检查、排卵功能评估)仍未发现明显的不孕原因可诊断UI。UI是一种生育能力低下的状态,属于排除性诊断(证据等级GPP)。

 

(2)UI的诊断标准:精液分析、子宫输卵管通畅度、排卵功能三项评估筛查无异常发现(证据等级GPP)。

 

- 2 -

男性不育的诊断评估

推荐意见

 

推荐进行≥2次精液检查,精液分析方法和结果评价参考《世界卫生组织人类精液检验与处理实验室手册》第五版(证据等级GPP);不推荐性交后试验为不孕不育夫妇的基本评估内容(证据等级1B)。

 

 

- 3 -

女性子宫输卵管通畅度评估

推荐意见

 

(1)推荐常规首选X线下子宫输卵管造影(HSG)(证据等级1A);

(2)超声子宫输卵管造影(HyCoSy)评估输卵管通畅性有一定价值(证据等级1B),该技术的推广尚待进一步验证;

(3)腹腔镜下亚甲蓝通液是目前评估输卵管通畅性最准确的方法,但因操作复杂、价格昂贵等原因,不推荐腹腔镜下通液检查作为UI诊断的常规首选检查(证据等级2C);如果不孕妇女有子宫内膜异位症的症状、体征或怀疑存在输卵管粘连的病史可考虑进行腹腔镜检查(证据等级2B);

(4)宫腔镜下插管通液可作为排除假性近端梗阻的一种检查方式(证据等级GPP);

(5)不推荐子宫输卵管通液术评估输卵管通畅度(证据等级GPP)。

 

- 4 -

评估排卵及卵巢储备功能的方法

推荐意见

 

(1) B超监测卵泡发育(证据等级1A);

(2)黄体中期外周血孕酮测定(≥3 ng/ml或9.51 nmol/L)(证据等级1B);

(3)尿LH监测(证据等级2C);月经规则的女性,有排卵的可能性大(证据等级2B);

(4)不推荐用基础体温、子宫内膜活检评估排卵功能(证据等级GPP);

(5)推荐年龄≥35岁的女性,可尽早进行卵巢储备功能的评估:包括年龄、基础性激素、抗苗勒氏管激素(AMH)、经阴道超声检测基础窦卵泡数(AFC)等,不推荐抑制素B(INH-B)及卵巢体积(OV)作为卵巢储备功能评估指标(证据等级1B)。

 

 

- 5 -

UI与免疫因素筛查

推荐意见

 

免疫因素与不孕有相关性,目前没有足够充分的证据显示免疫因素与不孕存在直接因果关系。不推荐在不孕(育)症的常规筛查评估中进行免疫因素筛查,不推荐免疫因素筛查纳入诊断UI评估标准(证据等级GPP)。

 

 

 

- 6 -

UI的治疗

推荐意见

 

由于没有发现一个明确、特定的生殖缺陷或功能的损害,对于UI的治疗尚无统一的策略。建议UI的治疗包括期待治疗和积极治疗,积极治疗包括诱发排卵、人工授精、体外受精-胚胎移植、腹腔镜手术等(证据等级GPP)。

 

- 7 -

UI患者期待治疗

推荐意见

 

(1)UI夫妇未经过任何治疗,部分夫妇可成功妊娠,期待治疗是对UI夫妇的基本建议(证据等级GPP);

(2)目前无足够的证据显示对于各年龄组的UI妇女期待治疗的所需时间界值,建议UI期待治疗的个性化管理,应重点关注两个临床特征:年龄与不孕年限(证据等级GPP);推荐年龄<35岁的UI女性(不孕评估检查无卵巢功能减退证据),不孕年限≤2年,可选择期待治疗6~12月(证据等级2B);如仍未孕,可考虑行积极治疗(OI或OI+IUI、IVF-ET治疗或腹腔镜检查治疗)(证据等级GPP);不推荐年龄>35岁、不孕年限≥3年的UI夫妇进行期待治疗(证据等级GPP)。

 

- 8 -

腹腔镜检查在UI诊断治疗中的选择

推荐意见

 

(1)推荐有条件进行腹腔镜检查:在不孕因素常规评估筛查中,对疑有I/Ⅱ期子宫内膜异位症或者有盆腔粘连危险因素的UI患者(证据等级1B);不孕年限>3年,可以考虑行腹腔镜评估检查(证据等级GPP);

(2)在腹腔镜手术前应考虑尝试促排卵及适时性交治疗3~6周期(证据等级2B)。

 

- 9 -

UI患者行OI和IUI的选择

推荐意见

 

 

(1)不推荐UI患者单独口服卵巢刺激药物[如克罗米芬(CC)、阿那曲唑、来曲唑]治疗(证据等级2B);

(2)目前无足够的证据显示各年龄组UI妇女IUI治疗的年龄与治疗周期数界值,建议个性化管理。可推荐年龄<35岁的期待治疗未孕的患者,尝试OI+IUI治疗3~6 个周期,如果仍不孕,可考虑转IVF-ET助孕(证据等级GPP)。

 

- 10 -

UI患者的IVF-ET选择

推荐意见

 

目前无足够的证据显示UI患者各年龄组选择IVF-ET治疗的年龄界值,建议个性化管理。可建议<35岁UI患者经过期待治疗、OI+IUI 3~6个周期治疗仍未受孕可考虑进行IVF-ET助孕(证据等级GPP);对于>35岁且不孕年限较长(>3年)的UI患者可尝试OI+IUI治疗或直接行IVF-ET助孕(证据等级GPP)。

 

 

   结论

 

UI的诊断是一种排除性诊断,在诊断UI之前,夫妇应进行精液分析、排卵功能和子宫输卵管通畅度评估。

 

UI治疗策略需考虑患者个体的特征,如年龄、不孕年限、治疗史、治疗效果、副作用、生育需求迫切性和治疗成本等因素。

 

由于目前我国UI诊断标准的差异,高质量的UI临床研究较少。本共识主要基于国外的临床研究结果的循证医学证据和国际协会组织相关指南和共识,希望将来有更多基于本共识的临床研究开展,结合我国UI患者临床特点为UI的诊治提供高质量证据,并结合我国国情给出相应的推荐意见。

 
展开

  • 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牛站长: 18062768688
  • 牛站长: 18062126995